两处豪宅被拍卖,贾跃亭已无可执行财产偿债,FF能否助其翻盘?

2021-01-14 08:50 来源: AI财经社  吴傲寒 李逗 

  从2017年7月6日辞去乐视网董事长至今,贾跃亭在美国已经足足待了三年半。三年半的时间里,他不再活跃于公众舞台,但这并不影响外界对他的关注。

  1月11日,“贾跃亭、甘薇3000多万房产被强制拍卖还款”的消息冲上微博热搜。据裁判文书网显示,1月8日,贾跃亭、甘薇等新增一份执行文书,其中提到,要求被执行人甘薇、贾跃亭和相关公司履行对招商银行上海川北支行4.9亿元的还款义务。

  回望贾跃亭的破产人生,不禁令人唏嘘。2015年乐视股价曾一度创下179.03元高值纪录,2016年乐视陷入债务危机,2017年背负巨额债务出逃美国,2020年贾跃亭个人破产重组沦为FF的“打工人”。在这场破碎的人生里,押注FF汽车的成功,成为他翻盘的唯一底牌。

  3000万房产拍卖不抵巨额债务

  根据裁定书显示,被执行人甘薇、贾跃亭已经通过房产拍卖变价发还申请执行人合计3048万元。

  被拍卖的这两套房产,均是位于北京的两栋豪宅。其中一套,是位于北京市朝阳区辛庄一街的一套建面近200平方米的房产、车位。这套房子位于北京市朝阳区泛海国际兰海园,曾被外界称为东四环的阔景豪宅,二手房价格高达每平方米 11 万~13 万元不等。

  2020年8月底,上述房产在阿里拍卖平台开拍,历经102次竞价,最终以2420万元成交,高于市场评估价的 2206 万元。

  另一套房产位于北京市朝阳区双花园。2020年8月27日,北京市第三中级人民法院(2020)京03执恢193号的债权人Z公司对贾跃亭名下位于北京市朝阳区XX花园南里二区XX号楼XX层XX单元XX室房产,拍卖变价款1088万元申请参与分配。

  不过,尽管已经有了3000多万元的强制拍卖款,甘薇、贾跃亭和相关公司等仍需偿还招商银行股份有限公司上海川北支行4.67亿元欠款。

  在巨额的债务面前,两大豪宅的拍卖依旧是杯水车薪。由于债务关系的复杂,贾跃亭所欠债务数额并不确切。2020年5月21日,贾跃亭线上债权人大会召开,宣布其债务本金净额达29.6亿美元(约为人民币210亿元)。

  根据贾跃亭此前提交破产申请文件,其个人资产总额为14.17亿美元(约合人民币近100亿元),逾99%是金融资产,还有不动产以及一些私人物品,未冻结存款总额约合人民币77.8万元。其中国内房产三套:两套在北京,一套在浙江慈溪。三套房产总价值达477.4万美元,约合人民币3357.6万元。北京的两套已经被拍卖,浙江慈溪的那套正处在法拍中,此外还有一只价值704美元的贵宾犬。

  从贾跃亭等被执行人的资产情况来看,已经没有可供执行的财产可偿还债务。法院称,在恢复执行中,通过全国法院网络执行查控系统依法对被执行人财产情况采取了查控和直接调查,未查得被执行人名下拥有存款、不动产、车辆以及证券等可供执行的财产。

  目前,据天眼查风险信息显示,贾跃亭已身负29条限制高消费令,10次被列为失信被执行人、4次被列为被执行人。

  贾跃亭最后的筹码

  贾跃亭昔日庞大的乐视帝国始崩于“乐视汽车”,自他远走美国、“生态化反”的颠覆性梦想在巨额债务前彻底沦为空谈后,另一个汽车项目FF却成了他牌桌上仅剩的筹码。

  贾跃亭将解决债权人债务的关键一环押注在了破产重组的方案上。2019年10月14日,贾跃亭在美国申请个人破产重组,宣布称将把全部资产包括所持有的FF(Faraday & Future,法拉第未来)股权通过债权人信托的方式转让给债权人,该信托由债权人委员会和信托受托人控制和管理。该方案完成后,贾跃亭将不再持有任何FF股权。

  经过数月的谈判协商后,2020年5月份,美国加州破产法院正式通过并批准了该方案,2020年6月26日,该方案正式生效。

  破产重组方案的生效,意味着贾跃亭可以通过债转股的方式,让债权人们成为FF的股东。对此,贾跃亭曾提到过,“为了保护所有债权人的利益彻底还债,并加快FF股权融资进程,我主动选择申请个人破产重组,并将在法院禁令解除后把全部个人资产转入债权人信托”。贾跃亭自己也意识到,如果不能快速解决债务问题,将会对FF融资目标的达成产生重大不利影响。

  2020年7月2日,很少在公众平台发声的贾跃亭,在个人公众号上发表了一篇千字的公开信,宣布已于6月26日完成个人破产重组。曾在乐视的资本“迷宫”中展示过惊人“财技”的贾会计,凭借着一系列令人眼花缭乱的倒转腾挪,最终将自己欠下的债务与FF的成败紧紧绑定在一起。

  在贾跃亭由创业者转变为“怀有创业心态的打工人”的三年中,债权人的心态也随着FF宛若“过山车”的发展轨迹,以及真真假假的融资消息不断起伏。

  2018年6月,近乎山穷水尽的FF等来了恒大的融资,为了换取对方尽快打款,贾跃亭甚至让出了自己曾经最为看重的、FF的部分控制权。但仅仅三个月后,双方就撕破了脸皮,甚至一度闹到要对簿公堂的地步。

  与恒大决裂后,FF不仅失去了位于广州南沙的土地,更因资金链断裂问题大规模裁员和迫使员工“停薪留职”,当时有媒体报道称,如果FF的资金无法坚持到2019年的话,将面临全面清盘的风险。

  但是这家“神奇”的公司并没有破产,还于2018年11月召开了一场声势浩大的战略发布会。彼时贾跃亭宣布,来自美国及中东等地的主权基金已成为FF的潜在投资人,并将于2020年正式进行IPO。此外,FF还先后宣布与电动汽车区块链公司EVAIO和美国投资银行Stifel进行接触,谈判一笔9亿美元的投资。

  2019年3月,FF还宣布与代理网游魔兽世界起家的美股上市公司第九城市成立合资公司造车,后者将向合资公司注资6亿美元。但与上述融资不了了之一样,FF与第九城市的合作经过三个月的短暂宣传后亦戛然而止。为了生存,FF甚至将一块约5463亩土地报价4000万美元挂牌出售。

  直到2019年4月才有实质性消息传来,FF宣布获得了美国商业银行Birch Lake 领投的2.25亿美元债权及信托融资,其中有1.5亿美元的供应商信托,并获得了供应商支持FF91按计划生产的承诺。

  同年9月,FF又在2019年度“919 Futurist Day”活动上宣布继续推动股权融资,并将在融资成功后9个月内实现FF 91的量产交付、在15个月内实现FF 81的预量产车公开发布,以及在12到15个月实现IPO。

  但之后的整整一年,没人看到融资的进展,量产和上市更是遥遥无期。关键时刻,竟是疫情为FF输了口血。2020年4月, FF获得了美国薪酬保障计划Paycheck Protection Program的916万美元现金援助,用于发放员工工资和支付办公租金等费用。

  同时,为了开拓营收途径,2020年4月,FF宣布新增B2B业务板块,对外提供全方位的I.AI解决方案以及电动汽车研发、产品定制和制造资源等领域的解决方案。此前FF也已与美国混合动力公司达成了战略合作,并为对方提供商用车辆的动力总成。

  2020年10月,FF宣布获得来自美国两大金融机构Birch Lake和ATW Partner共计4500万美元的债券融资贷款,并称该笔融资的完成,意味着FF在正式IPO之前获得了足够的运营资金,基本度过了短期现金流危机。

  但是,经过几轮心情的大起大落后,一位被乐视拖欠数百万元账款的企业人士告诉AI财经社,“如今已对贾跃亭还债不抱任何期望”。

  FF能否救贾跃亭?

  FF公司曾在致贾跃亭债权人的一封信中明确指出,“只有FF取得巨大的成功,贾跃亭才能实现足额甚至超额还清债务。”

  现在的问题是,FF能否成功,仍是个未知数。

  据外媒报道,FF正考虑通过并购空白支票公司“Property Solutions Acquisition Corp.”的方式登陆纳斯达克“借壳上市”,双方合并后的实体估值约为30亿美元,当前FF正通过路演方式力图完成超4亿美金的PIPE融资的目标。

  尽管上述并购细节“可能会改变,谈判也存在破裂的可能”,但总算给了债权人们一丝希望。何况,在此之前,已有电动车创业公司通过上述方式成功上市的先例。

  2020年11月,电动车初创企业Canoo便通过与特殊目的收购公司Hennessy Capital Acquisition Corp. IV(HCAC)合并的方式在纳斯达克完成上市,并获得了超过20亿美元的估值。巧合的是,Canoo的创始人曾在FF担任高管,后来因理念分歧与贾跃亭反目。

  事实上,FF91已有多辆“预量产车”下线,尽管这一称呼在汽车圈内是贾跃亭的独创,但有汽车行业人士认为,FF91已过了“软模”阶段,只要供应商肯提供各种所需零件的话,便可以实现大规模量产。所以,当前挡在贾跃亭还债之路上的最大障碍还是一个“钱”字。

  然而,即便FF有朝一日真的成功“借壳上市”,但它能否如外界设想的那样,令贾跃亭彻底翻身还存在着诸多未知因素。

  尽管新能源汽车正在资本市场备受追捧,但这条赛道已存在巨大泡沫,后续势必会经历严酷的调整期,FF能否来得及吃到红利尚不可知。何况,鉴于美股已有特斯拉、尼古拉和中国三家新造车等聚焦于不同细分市场的企业的情况下,FF还能为投资者带来多大的想象空间?

  与此同时,虽然表面上万事俱备只欠融资,但FF91要实现真正的量产和后续营销才是贾跃亭重新“崛起”的最大障碍。

  FF91要在何处量产?未来的市场在哪里?尽管这是一家诞生于美国的公司,并一直宣称拥有“全球视野”,但综合现有信息,可以预测FF日后的生产基地的市场都会在中国。

  首先,中国人工和制造成本更低、新能源汽车产业链更加完善,最为重要的是新能源市场最富有生机,特斯拉在上海超级工厂生产的国产Model 3和Model Y不仅在中国市场大获成功,还已出口至欧洲。

  其次,FF也一直在中国市场谋求布局。2020年12月14日,FF在国内成立法法汽车(珠海)有限公司(简称“法法珠海”),注册资本为25000万美元,法定代表人为贾晨涛,经营范围包括新能源汽车整车销售和汽车租赁等。结合贾跃亭本人和FF之前的宣传口径,FF91的量产工作很可能不会在其现有的加州汉福德工厂,而是会在“有重大进展”的中国生产基地进行。

  尽管贾跃亭已不再持有FF的股权,但由双方的种种动作来看,他仍是这家公司的实际控制人。法法珠海亦与贾跃亭之间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其法定代表人贾晨涛同时还在乐视生态汽车(浙江)有限公司担任监事。另有公开信息显示,该公司的全资控股股东FF Hong Kong Holding Limited的董事Wang Jiawei还是贾跃亭的外甥。

  贾跃亭当年正是依靠自己的亲戚和山西同乡作为代理人搭建起了庞大的乐视帝国。当前,乐视一再宣称贾跃亭仍为公司实际控制人,并表示他在美国申请的个人破产重组方案不适用于国内乐视债权人。所以,FF在中国的生产基地最终能否落地势必还会面临着大量法律和债务问题。

  此外,FF91聚焦的是豪华车市场,此前有分析认为其单车售价将高达120万元,高企的成本对其量产所需的资金也会是十分严峻的考验,此前家电制造业巨头戴森便因成本问题而不得不暂时放弃造车,FF要在资本市场融到多少钱才能获得比戴森更大的底气?

  即便FF91真的能够量产上市,后续的品牌和销售依旧是十分严峻的考验。对于汽车行业而言,只有销量提升才能形成规模效应,并最终降低成本和实现盈利。贾跃亭可以剥离自己与FF的股权关联,却无法抹除自己一手创办的公司身上的“贾跃亭”标签,在他个人信誉已经完全破产的情况下,消费者会为一个“老赖”买单吗?

  如果不能迅速通过车辆销售实现自我造血,FF下一款量产车FF81庞大的研发制造成本又要从何而来?更加重要的是,对于任何一家车企而言,前期都要经历一段堪比地狱的“产能爬坡”。可以想见的是,并无多少余粮储备的FF将会比特斯拉在Mdoel 3量产时面临的境况更加严峻。

  当时马斯克认为自己距离破产“最短时只有一个月”,问题是,贾跃亭还有再次进行个人破产重组的机会吗?

中国熟妇露脸videos,亚洲国产在线观看在5388,手机看片国产日韩欧美,手机在线看片欧美亚洲 网站地图